金月芽期刊网

“泰式民主”再遇街头政治考验

瞿健文

摘 要:

自今年11月中旬以来,平静了仅两年的泰国再起政争,拥护与反对现政府的两大阵营轮流走上街头抗议示成。11月24日首都曼谷爆发的超过百万人参与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政府示威集会”,更是将这个素以“微笑国度”著称的东南亚国家推向世界舆论的风口浪尖,32个国家和地区发出了赴泰旅游警告。“泰式民主”再遇街头政治考验,泰国政治也再度陷入混乱的轮回之中。世人不仅关注这场政治危机如何收场,更忧虑民主制度究竟怎样才能在发展中国家生根开花。

  文/瞿健文

  自今年11月中旬以来,平静了仅两年的泰国再起政争,拥护与反对现政府的两大阵营轮流走上街头抗议示威。11月24日首都曼谷爆发的超过百万人参与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政府示威集会”,更是将这个素以“微笑国度”著称的东南亚国家推向世界舆论的风口浪尖,32个国家和地区发出了赴泰旅游警告。“泰式民主”再遇街头政治考验,泰国政治也再度陷入混乱的轮回之中。世人不仅关注这场政治危机如何收场,更忧虑民主制度究竟怎样才能在发展中国家生根开花。

  街头抗议再起的缘由

  自2006年9月他信政权被军事政变推翻之后,频繁的街头抗议活动与国会内持续不断的政党纷争遥相呼应,此起彼伏,街头政治似乎成了泰国民主政治发展进程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某种程度上变成了“泰式民主”的另类风景线。

  而引发这次街头抗议活动的直接诱因是执政的为泰党刻意推动包含敏感内容的特赦法案在国会通过。英拉政府自2011年8月上台执政以来,一方面在社会、民生、经济等领域积极推动改革,出台了最低工资300泰铢、30泰铢医疗、大米典押等一系列政策,使泰国近年来经济发展加速,社会稳定,外交活跃,成绩可圈可点;另一方面,执政党在政治领域抡出的“三板大斧”——修宪、和解法与特赦法却屡屡受挫。为泰党议员瓦拉差提交国会审议的《特赦法》议案的核心内容是请求“赦免2006年9月19日至2011年5月10日期间在政治集会中触犯法律的人”,这个时间段包括两次重大集会,一次是2009年黄衫军占领素万那普国际机场的集会,一次是2011年红衫军在曼谷要求解散国会的集会。该法案在国会一读通过后,执政党利用自己在国会中占有多数票的优势地位,欲强行推出修改版的特赦法案。修改后的法案将特赦范围扩大,把2006年“军事政变后成立的团体或机构”指认违法的案件列入赦免范围,赦免法涉及的时间也向前回溯至2004年,往后延伸至2013年8月8日。如此一来,这部执政党精心设计、极力推动的特赦法案的用途与范围就成了各方质疑的焦点,反对党及其追随者认为该法案是为他信回国创造法律条件,扫清障碍,所以必须发动街头抗议活动来阻止该法案的通过。

  其实,不论是执政党推动的修宪议程、政治和解法案、特赦法案,还是反政府示威领导人素帖提出的“人民议会”主张,其背后都涉及泰国的政治体制与国家发展道路的选择,涉及政治主导权力的争夺,由此也导致此次街头抗议的诉求从最初的“反对特赦法案”演变升级为彻底清除“他信体制”。

  素帖的步步紧逼与英拉的柔性应对

  事实上,今年以来泰国国内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但前期的示威活动规模较小,影响有限。进入11月份,由于民主党认为自己在国会关于特赦法案的辩论中没有获得充分的质询权,故转而寻求依靠街头抗议来胁迫英拉政府撤下该法案。这一时期示威者的主要诉求集中在反对特赦法及修宪。而随着修宪议案被宪法法庭裁定违宪,示威者曾有过在11月底结束示威的打算。

  但是,面对宪法法院的违宪裁决,英拉政府表明了不接受裁决的立场,这让各方觉得政府在与反对派达成妥协的问题上缺乏诚意,也让示威者找到了进一步升级抗议的借口, 还促使各示威团体达成更加紧密的政治联盟。12月23日,反对派方面达成两项共识:把“他信体制” 彻底清除泰国; 致力推动国家政治改革,实现真正的民主。此后,清除“他信体制”上升为示威抗议的核心诉求。示威者领导人素贴宣称,就算英拉辞职,解散内阁,或直接解散国会也不会结束示威。随后,街头示威抗议活动不断升级,民主党等反对党则在国会内提出对英拉总理及内政部长的不信任弹劾案。示威者兵分多路,前往各政府机构、警察总部、曼谷市警署、军方机关、国营企业、媒体机构等办公地点集会示威,鼓动公务员、国营企业职员加入到示威队伍中来。随着民主党在下议院针对总理及内政部长的弹劾失败,示威抗议进一步升级,并进入白热化阶段。示威者不断冲击公务单位,并在12月3日实现短暂占领国务院及警察总署目标。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