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芽期刊网

“移苗并丘”放高产卫星

陈志荣;高凤成

摘 要:

20世纪50年代末,广播、报纸天天都在宣传"一天等于二十年"、"解放思想,破除迷信",大批"条件论",鼓吹"人定胜天"。随着超阶段的"空想论"升级,浮夸风、瞎指挥风在各地蔓延,这些风也很快刮到了我们浙江富阳。

  20世纪50年代末,广播、报纸天天都在宣传“一天等于二十年”、 “解放思想,破除迷信”,大批“条件论”,鼓吹“人定胜天”。随着超阶段的“空想论”升级,浮夸风、瞎指挥风在各地蔓延,这些风也很快刮到了我们浙江富阳。

  我们公社最东边那个大队有个叫方阿毛的人,他好大喜功,喜欢吹牛。这种人顺应了当时政治形势的需要,很快被提拔为生产大队的大队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心想做出点事情来树立自己的威信,因此一直在寻找表现的机会。

  1958年初秋的一天,方阿毛在大队会计室看报纸,看到各地都在大放卫星, “粮食亩产十万斤”, “亩产茶叶一万斤”, “一头肉猪超千斤”的新闻一条接着一条。不少地方在搞亩产10万斤的试验田,以“移苗并丘”的方式,把将要抽穗的几十亩晚稻集中移种到一亩田里,最大限度地利用太阳能,多株多穗出高产,放高产卫星。方阿毛心头一动:如果把这高产试验田争取到我们大队,我们公社也会成为典型,这功劳当然是我这个大队长的。

  方阿毛等待的机会来了。不久,公社召开贯彻“移苗并丘”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各大队的主要干部。县委要求各区、公社书记挂帅,做好“移苗并丘”工作,公社书记传达了上级文件精神后,请各位干部讨论。那些大队干部心里都十分清楚,这种不靠谱的事,很有可能劳民伤财,谁也不愿意冒这个险,生怕公社书记把这个任务指派到自己管辖的大队,都眼睛朝着鼻子看,闭着嘴巴不做声。方阿毛正好逮住了这个好机会,十分兴奋,争着发言说,他们村边那个10多亩的大田畈.向阳又通风,而且土壤肥沃,是作高产试验田的理想之地。在场干部听后,心中暗暗发笑。方阿毛他们大队是全公社最偏僻的村,几乎四面环山,其他村近百亩连片的田畈比比皆是.他那山坞里十几亩田连成的畈怎能称大?一听他把这任务接了去,大伙儿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纷纷表示全力以赴地支持方阿毛。

  那时,公社可任意无偿调动劳动力,开展大兵团作战。我们公社是个小公社,公社要求每个大队派50名整劳力.还让.公社中心小学四年级及以上的学生放假一天,随各生产大队参加这一活动。时间就定在第三天,让我们利用一天时间,把正在孕穗期的25亩稻苗移到一亩试验田中。

  方阿毛回到村里一下子忙开了,在路边的墙上张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 “夺取亩产十万斤”等标语,还在那个田畈中间搭起两米高的指挥台。台上不但有彩牌楼,还插满红旗,到公社借来扩音机和高音喇叭,高声指挥大家劳动。接下来,他选中了田畈中阳光充足、面积刚好一亩的那丘田,作为高产试验田。这亩田紧贴方阿毛家的房子,他认为这样更加便于管理。

  先是清场,把试验田中已在孕穗的稻苗暂移到别处,然后施入猪粪、兔粪、羊粪、鸡粪、牛粪、狗粪,再加上100担人粪作底肥,进行犁、耙、耖,使之平整如镜。

  那年,我刚读小学四年级,也在参战行列。这天一早,我跟着村里的叔叔伯伯们到5里外方阿毛所在的那个村。一路上都是浩浩荡荡的队伍。到达目的地后,人们就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战斗中去了。

  田畈里已是红旗招展,指挥台上坐着公社的主要领导。各大队抽调10名种田能手,负责把别处移来的稻苗种到那一亩试验田中。这哪里是插稻苗?简直就是一棵紧挨一棵密密麻麻地贴稻苗。

  移苗以生产大队为单位,我们大队被分配在一个山坞中,都是山垅田,3亩田就有10多丘。大多数人拔稻苗,我们小学生力气不够,拔不起来,就把稻苗根部的泥勒下来,让壮劳力用畚箕挑运到试验田里。

  哪里想到,连挑稻苗也放卫星。挑到试验田边,有专人一棵一棵地数,一担多少棵,数字报到指挥台上,通过高音喇叭播出: “××大队×××,一担100棵!” “××大队×××,一担200棵!”数字在不断刷新。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授权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相关文章